认知真正的北大郎,襄阳武植墓

作者: 生活动态  发布:2019-09-04

武植,字田岭,明朝永乐年间清河县武家那村(古称孔宋庄)人,祖籍是山西晋阳郡人,元代由山西迁至河北清河武家那村。武植自幼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武大郎聪明好学,曾做过染房学徒,深得老板赏识。他聪明好学,知识渊博,能文善武,中年中进士,任山东阳谷七品县令。他为官清廉,除暴安良,深得百姓爱戴。1946年初武植墓被掘开时,发现楠木悬棺。根据出土的武植骨殖推算,其生前身高至少一米八,从根本上不是施耐庵笔下的 “三寸丁,谷树皮”形象。

不说不知,歴史上的武大郎与上述的完全两样。

武植的妻子潘氏金莲,是清河县黄金庄村人,与武家那相距不到两公里。黄金庄《潘氏家谱》记载,宋末就有潘氏居住,因为过去常年闹水灾,这里地势较高,从未受患,并且土壤肥沃,集市繁荣,堪称“宝地”,故名黄金庄。潘氏金莲并非是淫荡不羁、毒杀丈夫的淫妇,而是一位识文断字的名门淑媛,她不顾家人的强烈反 对,毅然嫁给了家境贫寒的武植(当时武植还没有中进士),夫唱妇随,安居乐业,是一位典型的知书达理的贤妻良母。

认识真实的武大郎

1992年冬,武家那村武氏族人挖掘了武大郎古墓。墓穴呈圆井型结构,是座悬棺墓,未发现遗物尚存。为缅怀先祖,武氏族人又对武大郎墓修葺一新,并于1996年,筹资修建穿厅、展室、围墙、大门、甬道。在墓前修建碑楼,并撰写碑文如下:

1992 年冬,武家那村武氏族人挖掘了武大郎古墓。墓穴呈圆井型结构,是座悬棺墓,未发现遗物尚存。为缅怀先祖,武氏族人又对武大郎墓修葺一新,并于1996 年,筹资修建穿厅、展室、围墙、大门、甬道。在墓前修建碑楼,并撰写碑文如下:

“武公讳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暮年尊曰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公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裔胄,后徙清河县孔宋庄(现名武家那)定居。公幼年殁父,与母相依,衣食难济。少时聪敏,崇文尚武尤喜诗书。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兴利除弊,清廉公明,乡民聚万民伞敬之。

至于武植的妻子潘氏金莲,是清河县黄金庄村人,与武家那相距不到两公里。黄金庄《潘氏家谱》记载,宋末就有潘氏居住,因为过去常年闹水灾,这里地势较高,从未受患,并且土壤肥沃,集市繁荣,堪称“ 宝地” ,故名黄金庄。潘氏金莲并非是淫荡不羁、毒杀丈夫的淫妇,而是一位知文识字的名门淑媛,她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毅然嫁给了家境贫寒的武植(当时武植还没有中进士) ,夫唱妇随,安居乐业,是一位典型的知书达理的贤妻良母。但经过施老先生的艺术加工,就变成了大家所熟知的潘金莲!史载,武、潘二人和睦恩爱,育有四子。武大郎的墓碑铭文就是最有力证据:

然悠悠岁月,历历沧桑,名节无端诋毁,古墓横遭数劫,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修葺墓室,清源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后人。是为铭记焉。

施耐庵已去世多年,他又怎可能把黄堂的故事写入《水浒传》呢?还有,在学术界里,《水浒

如此刚正之人,为何在《水浒传》中变成另一副模样?原来,武植有一少年同窗黄堂,黄堂名落孙山后,不幸家中又着了大火,便去找时任山东阳谷县令的武植借钱。他来到阳谷县一住半月,只是来的当天见了武植一面,因为武植一直忙于政务,无暇顾及黄堂。黄堂以为武植故意避而不见,所以一气之下回了清河县。一路上,他为泄私愤,于路边道旁树上、墙上写了很多武植的坏话,如“武大郎攀杠子——上下够不着”等等,还画了很多讥讽武植形象的图画。黄堂回到家中时,只见一座新盖的房子亮亮堂堂。黄堂一问妻子才知道,原来武植得知黄堂的遭遇后就派人送来银钱,并帮着盖好了房子,本想一切准备妥当后再告诉黄堂。黄堂懊悔不已,急忙赶回阳谷县,把他一路所写所画的东西全部涂抹掉。谁知这些东西正好被施耐庵看到,并写进了他那部千古传诵的《水浒传》中,流传天下。

铭文中的 “ 孔宋庄” 即武家那村。从中不难看出,武大郎虽然出身贫苦、历经坎坷,但绝非沿街卖炊饼的平庸之辈。相反,他是造福一方的父母官;而本是名门淑媛、原本贤良的县令夫人潘金莲却被后世描述成“ 裁缝家的穷苦女,九岁被卖做家妓” ,且以美女荡妇的形象背负千载恶名,遭到唾骂,实在是比窦娥还要冤!

河北省清河县城东四公里有一个村子,名叫武家那,武家那村外,绿树红墙掩映之下,有一座风格古朴的院落,这就是武植祠和武植古墓。《水浒传》说:“武大郎,清河县人氏。”其实,武大郎原名武植,与《水浒传》中描写的相貌丑陋的矬子形象完全两样。

据1946 年武植墓的发掘者依据比例和经验推断,武植实际身高应在1.68 米以下,算不上伟岸,但绝不低矮。另外,不容忽视的是,武植墓的规模比较大,并且棺木用料是珍贵的楠木,这岂是一般人家所能做到?又岂是一般人所能享有的丧葬待遇?

传》的真正作者是谁?是施耐庵?罗贯中?郭勋?成书在那年?甚至〝施耐庵〞是否郭勋的托

至此,真相似乎大白了,武潘沉冤得雪了。但在我的脑海里还是疑点重重。首先,照上述资料

据武植墓祠的文献载,武大郎,原名武植,字田岭,明朝永乐年间清河县武家那村人,祖籍是山西晋阳郡人,元代由山西迁至河北清河武家那村。现在武家那村还有其古墓和祠堂。他生得身材高大,据小腿骨长度可以判断出,武大郎大约在一米六七左右。他相貌不俗,也不是卖炊饼的,与《水浒传》中描写的形象完全两样。他自幼父母双亡,但他聪明好学,知识渊博。大比之年,高中进士,任山东阳谷县令。据载,武植的昔日同窗黄堂名落孙山后,不幸家中又遇火灾。便去找武植借钱。他来到阳谷县一住半月,只是来的当天见了武植一面,便再也见不到了,因为武植一直忙于政务:兴修水利。让阳谷百姓赶上播种时节。黄堂以为武植是故意避而不见,所以一气之下回了清河县。一路上,他为泄私愤,于路边道旁树上,墙上写了很多武植的坏话,还画了很多讥讽武植形象的图画。但当他回到家中,只见一座新盖的房屋光光亮亮。黄堂一问妻子才知道,原来武植得知黄堂的遭遇后就派人送来银钱,并帮着盖好了房子。本想一切准备妥当后再告诉黄堂,可是…… .黄堂懊悔不已,急忙赶回阳谷县,把他一路所写所画的东西全部涂抹掉。谁知这些东西正好被施耐庵看到,并写进了他那部千古传诵的《水浒传》中,流传天下。所以,大家只认识到被矮化、被丑化了的武大郎。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发布于生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认知真正的北大郎,襄阳武植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