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北GreatWall,清代为经修建河东GreatWall的新认

作者: 生活动态  发布:2019-10-09

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是我国古代宏伟的建筑工程。它气势磅礴,蜿蜒起伏,横亘万里,是中华民族勤劳和智慧的象征,是炎黄子孙引以自豪的伟大防御工程。

  [13][明]张雨,撰.边政考[M]//王友文,主编.中华文史丛书.台北:华文书局,1969.

西长城。北起王泉沟口沿山坡至北岔沟入山,在韭菜沟、归德沟、大水沟各段保存较好。

  [5][明]胡汝砺,撰.弘治宁夏新志(影印本)吴忠礼,主编.宁夏历代方志萃编(第二函)[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

宁夏自古以来就是祖国北部边防前线,素有“关中屏障,河陇咽喉”之称,战略地位重要。自战国时期,到秦、汉隋、明几个朝代,都曾在宁夏修筑过长城,总长度达3000里之多。

  关键词:明代;宁夏河东长城;修筑

北长城(平罗城北十里,贺兰山枣儿沟——黄河西岸段),这道北长城,也就是当时的“边防北关门”墙,建于嘉靖十年。

  杨一清宁夏修边,事虽未成,但当时影响很大。尤其是刘瑾事败后,杨一清重新起用,先后有边宪、王时中、王挧、张润、周金等人“或请逐岁修举,或请先固要害,或请征夫役,或请发帑银”,提出依其方略,续修边墙。嘉靖七年三月,明廷部议后同意实施,还专门委任杨廷相到宁夏主持接修边墙事宜[12]卷86,1。但随着王琼被委任为三边总制,重勘线路,改置“深沟高垒”后,续修河东墙的计划就不了了之。

开放时间:全天景点

  明代河东地区,笼统指黄河以东包括今银川市兴庆区部分辖区、灵武市以及吴忠市盐池县的中北部,当时分属宁夏总镇中路灵州及东路后卫管辖。正统以后,河套渐次失守。宁夏河东地区由于地形平漫,易攻难守,遂为虏冲,修边事宜成为“防虏至要”。终明一代,前后在河东地区三次较大规模地修筑过边墙。徐廷章、杨一清、王琼等多任巡抚、总制筹划、参与其事。后经唐龙、刘天和、张珩等后任督抚不断修缮增筑,遂使至今该地区遗留了多道长城痕迹及相关不同名称。由于史料芜杂,加之多次修边后残留遗迹错综复杂,学界在相关史料引述及遗迹考证上观点并不尽一致,甚至互异①。本文拟就相关史志资料结合野外调查实情,对上述修边活动略作梳理考证。

陶乐县的“长堤”,从旧北长城的终点越河,自内蒙古自治区的巴音陶亥开始,南行过都思兔河而进入陶乐县境。自陶乐县境内沿黄河南下抵横城大边(即东长城),这是一道非正式的长城,改名“长堤”。位置从小龙头到现在的兵沟一带。明代修筑时北距沙漠有一定距离,但经风沙的长年袭击,迄今于长城遗址周围形成了许多沙丘。长城遗址与沙丘混为一体。

  [2][明]陈子龙,等,选辑.皇明经世文编[M].北京:中华书局,1962.

最佳时间:全年

  ④此处应指增筑前第十八墩。

概况:

  注释:

门票:免费

  2.“沿河边墙”修筑。成化十五年(1479年)十一月,宁夏巡抚贾俊役使一万人修筑了宁夏“沿河边墙”[4]卷197,5—6,以防止敌人趁冬季河水结冰渡河。杨一清在正德初年重修宁夏边墙时曾将此道边墙纳入重修整饬计划,对其保存及防御情况记载较详。这道边墙处于宁夏横城以北黄河东岸,长一百八十五里,另外墙外还有壕堑一道,墙堑规模大体同花马池一带河东墙相当。从南到北原有墩台十八座,后来防守官员觉得稀疏,每两墩间又增筑一座墩台,现有墩台三十六座。后来又设置石嘴、暖泉二座墩台用以瞭望,其中第十八墩④正好与河西的黑山营、镇远关相对。后来河东墩军经常被敌人虏掠,石嘴、暖泉二墩及新旧三十六墩都被废弃,仅在河西筑立墩台十五座守护瞭望。[2]1099王琼《北虏事迹》所记与杨一清大致相当。[3]79

旧北长城(今石嘴山市红果子沟口——下庄子段),据《九边考》记载。“宁夏北,贺兰山、黄河之间,外有旧边墙一道,嘉靖十年,总制王琼于内复筑边墙一道,官军遂弃外边不守,以致内地困地荒芜”。《嘉靖宁夏新志》亦云:“临山堡极北之地尽头,山脚之下,东有边墙,相离平虏城(今平罗)五十余里”。红果子沟北侧山上有一座烽火台遗址,伴之1里多长的一段长城,由于地震影响,造成水平错位在1米左右,深为地质专家关注。

  [19]丘光明.中国古代度量衡[M].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1.

  ⑥张珩任总制时间为嘉靖二十三年春至二十五年三月。

  ⑦相关数据引自《宁夏明长城资源调查工作报告》(内部资料)。

  中图分类号:K248

  三、王琼改置“深沟高垒”

  [10][清]张廷玉,等,撰.明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

  ②此处指延绥镇所辖清水营,故址在今陕西省府谷县清水镇。③一说在今府谷县莲花缠(据清代乾隆《府谷县志》)。

  [3][明]王琼,撰.单锦珩,辑校.王琼集[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1.

  [14][明]郑晓,撰.今言[M]//李致忠,点校.历代史料笔记丛刊.北京:中华书局,1984.

  [18]明神宗显皇帝实录[M].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1961.

  王琼之后,唐龙继任,对于前人修筑的边墙设施,继续维修维护。[1]249嘉靖十五年,三边总制刘天和修筑黄河东岸长堤一道,顺河直抵横城。实际上是维修了旧有“沿河边墙”。十六年,他主持兴武营一带七十八里,“沿边内外挑壕堑各一道,袤长五十三里二分,深一丈五尺,阔一丈八尺”[1]20;从横城至南山口奏筑垒堤一道[12]249,与不断续修的壕墙两道并行,“花马池一带壕墙、垒墙”并存[2]2629。张珩总制任内⑥,于是沿原旧墩铺空内添筑敌台263座,帮筑417座[2]2022。万历初,巡抚罗凤翔将横城以北、西至河堰的一段长七十五丈的土墙改建为石墙,以杜防河水泛毁[15]卷2,86。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巡抚黄嘉善于安定堡一带沙湃处“效云中台式”,砖石券甃,修建跨墙敌台四座[15]卷2,。88。关于这道边墙的续筑、维修情况,刘天和嘉靖十五年奏疏陈[12]卷190,4-5和《万历固原州志》引《皇明九边考》[16]459均有记载。

  2.“横城大边”的增筑完善

  [7]明孝宗敬皇帝实录[M].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1961.

  二、“河东墙”的增筑

  2.杨一清增筑“河东墙”。正德元年(1506年),三边总制杨一清全线考察徐廷章所筑外边墙后,发现“壕堑窄浅,墙体低薄,墩台稀疏”,难于阻敌。他提出从延绥安边营石涝池至横城三百里间,增筑旧墙并增设敌台九百座,暖铺九百间,同时修缮宁夏横城以北黄河东岸原185里长的沿河边墙及河东三十六墩等边墙壕堑的计划。[2]1091-1100正德元年九月,杨一清上疏获准。二年二月兴工,征用宁夏镇、平凉、固原一带军民八万人。但因当时“二月以来,时雨连降”[8]卷25,6-7,“人众聚集,汲爨艰难,又皆露宿,风雨无避,多生疾病,至有死者,人心怨愤”[3]65,发生了民夫哗变,仅修完包括横城堡在内以东四十里。花马池城筑完,朝廷即令遣散民夫,杨一清亦引疾离职,所余经费全部交还,工程半途而废。关于杨一清修边时间,《嘉靖固原州志》作弘治十八年[9]28,《嘉靖宁夏新志》叙作正德二年[1]123。此事《北虏事迹》、《明史·杨一清传》记载较为详尽。关于筑墙里程,《嘉靖固原州志》[9]28、《北虏事迹》[3]65中均作三十里,而《万历固原州志》[9]170中作“四十余里”,《明史·杨一清传》中作“其成者,在要害间仅四十里”[10]卷198,5227。《嘉靖宁夏新志》亦作“迄今清水营四十里”[1]123,则当时主要修筑清水营辖内旧有边墙。正德五年,杨一清因平复寘钅番之乱再至宁夏,“阅旧筑边墙,自红山至横城,高厚坚完,俨然巨障”,“惜成功之难,叹前志之未遂”[11]308等语,可知当时完工者仅红山至横城段。所谓针对河东墙的五年修边计划及随后修缮沿河边墙墩堑的计划均未能完全实施,王琼随后重修河东墙规划及对沿河边墙的现状记载亦证实了上述情况。

  [17]明穆宗庄皇帝实录[M].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1961.

  文献标志码:A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发布于生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莱芜北GreatWall,清代为经修建河东GreatWall的新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