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松江广富林遗址,松江广富林古文化遗址

作者: 生活动态  发布:2019-11-07

概况:

上海松江广富林遗址

发布时间:2013-02-05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宋夏

广富林遗址位于上海市西南的松江区方松街道,西北和西面较远处环绕佘山、辰山、凤凰山等诸多小山峰,遗址附近地势平坦,海拔较低,一般在2~3米左右。遗址于1959年发现,后曾试掘。1999-2010年,广富林遗址先后进行了多次考古发掘,获得了许多重要成果。

1999至2005年,对遗址进行了比较全面的勘探和小规模的发掘,首次发现了一类新石器时代的晚期文化遗存。该遗存陶器具有鲜明特征,陶质为灰、黑、红褐夹砂陶和灰、黑、红泥质陶。素面陶大约占三分之二。陶器种类有垂腹釜形鼎、浅盘细高柄豆、直领瓮、带流鬶和筒形杯。该遗存文化内涵非常单纯,在环太湖地区是第一次发现,依据考古学定名原则,称之为“广富林文化遗存”。广富林遗址上层发现了东周至汉代遗存,出土的建筑材料有大型卯榫绳纹铺地砖、兽面纹瓦当,另有青铜生产工具等,充分证明广富林在东周至汉代时期是一处非常重要的大型聚落。据专家鉴定,“广富林文化遗存”是新发现的文化遗存,是一种新见的考古学文化,可以命名为“广富林文化”。

2008年,对遗址进行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在5个方面有了显着突破:一是开掘面积8000平方米,探方近250方,使遗址的文化内涵大面积地显现;二是遗址的良渚文化、广富林文化、东周文化等遗存的叠压关系更为清晰;三是进一步揭示了广富林文化时期,当地先民的饮食、居住、墓葬等习俗;四是发现了部分广富林文化时期的生产、生活环境,即遗址东北部的大片湖泊;五是广富林东周文化遗存有重大发现。

2009年3至7月,在原划定的广富林遗址保护区东侧以外的民宅区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总面积约5700平方米,发现了不同时期的房址2座、墓葬11座、灰坑559个、灰沟20条、水井90口等重要遗迹,同时出土了大量陶、石等各类遗物,发掘又获得了丰硕成果。

图片 1

北部墓地

崧泽文化至良渚文化过渡阶段的遗存主要分布于本次发掘区的西部与东部边缘地带。遗迹主要有灰坑23个和灰沟2条。出土物以陶器最丰富,以夹砂灰陶和泥质灰陶为主,器形有鼎、甗、豆、罐、杯、盆、壶、器盖等。

共发现良渚文化墓葬11座,编号为M41-M51,均属于良渚文化晚期。墓葬分布相对集中,除M46外,主要分布于一土台之上,地势高爽。

图片 2

良渚文化墓葬M141

在以往多次发掘中,广富林遗址曾发现一类以鱼鳍足的鼎和细长颈鬶为代表的遗存,其年代晚于典型良渚文化,早于广富林文化。这类遗存1950年代首先在浙江钱山漾遗址发现。其复杂的文化因素反映了新石器时代末期环太湖地区动荡的文化格局。本次发掘又发现了该类遗存,及其与广富林文化之间的直接叠压关系,从而为深入研究其文化内涵提供了新的证据。

本次发掘再次发现了十分丰富的广富林文化遗存。共发现灰坑150个、水井6个、灰沟1条。本次发掘进一步完善了广富林文化的陶器组合,除了以往常见的鼎、瓮、罐、细柄豆等器形外,还发现或辨识了罐形釜、壶、夹砂陶罐、夹砂陶刻槽盆、高领罐等器物。

图片 3

广富林文化陶器

周代遗存在广富林遗址各时期遗存中分布面积最大,历年出土过周代的玉琮、青铜鼎的残件,显示广富林遗址在周代可能为本地区重要的聚落点。本次发掘区内,周代遗存基本都有分布,证实了以往的认识。本次发掘共发现周代灰坑119个,灰沟4条,水井40口,房址1座。

2010年4至12月,在原划定的广富林遗址保护区以外的西南区域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总面积约8000平方米,发现了新石器时代墓地3处,墓葬279座,不同时期的房址2座、灰坑469个、灰沟52条、水井l 75口等重要遗迹,同时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骨器等各类遗物,考古发掘再获丰硕成果。

3处新石器时代墓地的发现是2010年度发掘的重要收获,3处墓地中发现不同时期墓葬275座,是上海考古史上发现墓葬最多的一次发掘。墓地的使用时问由崧泽文化晚期到良渚文化晚期,崧泽文化的墓葬为墓地的主体。

本次发掘区由于近现代人类的活动,早期文化堆积被破坏比较严重,现存堆积以崧泽文化为主,大致分布于发掘区北部及中部,部分灰坑体量较大、堆积复杂。崧泽文化房址也是首次发现,位于发掘区的西部,墙体及上部均已无存,仅保留部分基槽。

良渚文化遗存主要分布于发掘区西部及南部,以大型的池塘堆积为主。根据考古发掘情况分析,该处位置临近湖沼,因此这些遗存大都也与水资源的利用有关。

本年度发掘又一次丰富了以鱼鳍鼎足为代表的文化遗存,此次发掘再次发现了此类遗存与良渚文化、广富林文化之间相互的叠压、打破关系,部分灰坑出土了较完整的器物,为研究该时期遗存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此次发掘发现了丰富的广富林文化遗存,并出土了许多重要的器物。广富林时期的遗存主要分布于发掘区的南部。最重要的一件器物是出土白灰坑的一件广富林文化玉琮,与良渚文化的玉琮有着明显的区别。这是广富林文化发现的第一件玉琮,它与广富林文化遗存的其他发现进一步完善了广富林文化的器物组合,而且为我们进一步探讨广富林文化的属性及与周边文化的关系提供了更加翔实的资料。

此次发掘共发现了50余口周代水井。

广富林遗址不仅是广富林文化被确认的第一处遗址,而且是迄今所见广富林文化内涵最丰富的遗址。周代遗存的发现,使我们重新认识广富林遗址在周代的社会发展水平,这对上海地区城镇起源和发展问题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参考资料:

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上海松江区广富林遗址1999一2000年发掘简报》,《考古》,2002年第10期。 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上海松江区广富林遗址2001一2005年发掘简报》,《考古》,2008年第8期。 中国文物报社:《中国考古新发现年度记录2010》,中国文物报社,2011年。

广富林古文化遗址 从已挖掘的6座新石器时期墓葬中,出土了一批陶器和石器。尤其是发现的5具尸骨,保持完整,属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典型良渚文化类型,是衔接崧泽文化和马桥文化的重要时代环节,从而将上海的历史有机的串了起来,使人们可以完整的了解上海的历史发展的全貌,具有很大的考古价值。 上海地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古遗址 遗址为2层。上层面积10000平方米,出土大量陶片、陶纺轮、陶饼、带纹饰、硬陶和带釉陶等,系春秋战国时期文化遗存。下层面积7000平方米,有灰坑 1个,墓葬2座。一号墓葬品有陶罐、壶、带盖三足器、鼎、盘和纺轮等物,分置于墓主头足附近。

2013.3.23. 长宁天山文化旅游班一行四十多人,结伴同游松江广富林遣址。到达那里己晌午十时左右,正赶上那里大兴木土扩建修造之中。据说要全部修复完工还得半年之中,有幸的是我们却省下了门票的钱。等到向社会公众开放,估计票价不低于百元。广富林遗址位于上海市西南的松江区方松街道,西北和西面较远处环绕佘山、辰山、凤凰山等诸多小山峰,遗址附近地势平坦,海拔较低,一般在2~3米左右。遗址于1959年发现,后曾试掘。1999-2008年,广富林遗址先后进行了多次考古发掘,获得了许多重要成果。其中,以首先在广富林遗址发现而命名的“广富林文化”,填补了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末期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空白,为研究环太湖地区文明化进程提供了新的材料。1958年,当地农民开掘河道时,发现了大批古代遗物。墓东约12米处有狗骨架一具。同时出土的还有陶器和磨制石器,如镰、斧、凿、铲、刀、矛等,属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典型良渚文化类型,是衔接崧泽文化和马桥文化的重要时代环节,从而将上海的历史有机的串了起来,使人们可以完整的了解上海的历史发展的全貌,具有很大的考古价值。2006年,中外考古专家聚集松江,经过学术研讨和实地考察后认为,“广富林文化遗存”是新发现的文化遗存,是一种新见的考古学文化,可以命名为“广富林文化广富林文化时期的住宅为干栏式建筑和地面式建筑两种类型。遗址北部湖边发现广富林文化木构建筑,这是一种干栏式建筑,在湖边遗址发现有排列整齐的柱洞,原本有木桩,为干栏式建筑的房基,木桩上架梁,再在梁上铺板,以起到防潮、防水的作用。此次考古,在广富林遗址首次发现了稻壳和稻米,据此判断,上海的先民们已经开始人工种植水稻。以往,良渚文化时期的稻米已被发现,此次发掘出的广富林文化时期稻壳和稻米,数量较多,形态完整,是研究长江下游地区稻作史和农业经济形态的珍贵材料。而同时发现的鹿角和猪骨则表明,广富林文化先民已把猪和鹿作为主要的肉食来源。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发布于生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松江广富林遗址,松江广富林古文化遗址

关键词:

上一篇:四渡赤水的故事,遵义娄山关
下一篇:没有了